搜狐网站
新闻中心 > 综合 > 沈阳日报

谁在导演楼宇的“暧昧关系”

来源:沈阳日报
2010年11月18日07:13
  杨海东

  近日,在人民网海南视窗上有这样一幅画面,两栋住宿楼几乎贴面而生,有网友笑道,住在不同楼上的人,可以隔空拥抱。与此同时,在广州亦出现1栋19层高楼骑压8层住宅楼的“奇景”,双方互指为违建,4年间打了不下百场官司……

  (11月17日《广州日报》)

  如果说楼宇建筑是展现城市个性的景观,那么我们只能说眼前这种“楼抱抱”、“楼骑楼”,实在够前卫够先锋派,几近法国画家达利超现实主义的范儿。可是,这超出常人视觉经验的景观毕竟没有艺术品的格调,而是透着几分“楼事”现实的荒诞。我们不禁要问,是谁在导演楼宇“暧昧关系”的荒诞剧呢?

  首先,是楼市托盘的地方经济。可以说,在这种经济生态语境下,楼宇脚下的土地,愈来愈变得寸土寸金。一定程度上,功能用途截然不同的楼宇,也就难免为了抢占有利地形而“脸对脸背靠背”,甚至来个“金鸡独立”。当然作为开发商或许并非心甘情愿,但又怎能抵得过楼市上涨红线的诱惑,及土地审批等相关部门的“出尔反尔”呢。一些地方不就曾上演过拿土地“一女”嫁开发商“两夫”的案例吗?以此为戒,当然忙不迭地让楼宇“木已成舟”再说。

  其次,楼市托盘的地方经济已经形成,各方面非但不会不识好歹地“挡财路”,而且还会和着节奏一起狂舞。就拿“楼骑楼”4年打了百余场官司来看,原本属于规划不善所致,但到头来却在该地规划局口中变成了,“本着尊重历史、合理使用城市土地的原则”,将其划分为“连体建筑”。不相干的楼宇硬生生地成了“连体儿”,已然充分说明,城市规划的着眼点只能投在眼前经济利益的范围内,这或许可以从一个侧面解释,为什么我们的城市会屡屡出现“开膛破肚”、“随建随拆”以致“无疾而终”的建筑闹剧。

  再次,纵观近些年的“楼脆脆”“楼裂裂”“楼歪歪”等关乎我们楼事监管不当的话题,似乎只停留于社会影响层面,而没触及问题的核心,所谓的查处也仅仅是“只打苍蝇不打老虎”,我们既没有看到对相关监管部门官员的责罚,更不见分管政府官员的落马。试问,如此宽松的咎责氛围下,我们的“楼事”能不“又向荒唐演大荒”,搞出“楼抱抱”、“楼骑楼”这样的荒诞一幕吗?

  由此看来,贪恋楼市的地方经济观,城市规划上的“识好歹、不挡路”,及监管咎责的软弱无力,联袂导演楼宇“暧昧关系”这样荒诞剧的同时,更投射出在经济洪流拍打之下,一种为泡沫绚烂色彩而自我陶醉的现象,正在不知不觉地生根发芽。
(责任编辑:Newshoo)
上网从搜狗开始
网页  新闻

我要发布

近期热点关注
网站地图

新闻中心

搜狐 | ChinaRen | 焦点房地产 | 17173 | 搜狗

实用工具